主页 > 学术理论 > 东方讲坛 > 东方讲坛

纪念抗战胜利75周年


发布时间:2020.09.04 || 来源:文教艺在线 || 栏目:东方讲坛

【纪念抗战胜利75周年,金一南推荐了四件艺术作品】
 

主持人:我有一个认真和严肃的问题要向您请教,我发现通过看您的讲座,看您的作品,我发现如果您不搞学术的话,您可能会是一位好导演,我看过一个您的剧本,这个剧本的第一个画面是军区大院的一个“二六”的自行车,这个剧本的最后一个画面是石景山的炉渣场,三个小伙在滂沱大雨下面唱着歌,您给大家说说这个剧本吧。
 
金一南:这是我母亲写的书,她的回忆《飘落的日历》,她要求每个子女都要写篇自己的文章,我就写了一篇,这是人生最珍贵的一段经历,当时也是最不名一文的时候,当年被分在街道小厂烧瓶子到石景山打废铁。为什么当时起《那时春天满地泥泞》,因为我1972年当兵,当兵在湖北天气很冷,满地稀泥,我们的解放鞋永远沾满了大泥块,所以就是那样一个场景深深的烙在了我人生的记忆中。
 
主持人:我印象最深的一句话是你在这篇文章的最后一句话,你说如果苦难和幸福是一种感觉的话,那比感觉更珍贵的是领悟,所以我特别希望今天您来到我们的节目里面,通过您给大家介绍您喜欢的艺术清单,通过您的故事能够给我们的观众带来更多的领悟。您能不能首先给大家推荐今天第一个艺术清单?
 
《转战于白山黑水的抗日勇士》
 
我心中对我影响很大的艺术作品第一个就是雕塑作品《转战于白山黑水的抗日勇士》,为什么我看了《转战于白山黑水的抗日勇士》那个雕塑给我非常深刻的印象呢?我认定了雕塑中个子最高大的、最威猛的就是杨靖宇,杨靖宇他不仅是中国共产党的英雄,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英雄,中华民族的英雄给我至深的印象,我觉得他最珍贵特点就是坚持到最后一个人。我们经常讲亮剑,明知最后你可能不敌但我也打到底,为了自己的价值观、为了自己的尊严、为了自己的信仰。
 
杨靖宇在坚持到最后困难到什么地步?五天五夜没有吃饭,被围追堵截,他的贴身警卫员出卖他了,他很快被日本人包围了,后来杨靖宇跑了几天,脱离了日本人包围,在山上看见了三个砍柴的老乡,杨靖宇就跟他们讲了句话,你们能不能下山帮我买双棉鞋,再买几个馒头给你们钱。杨靖宇好几天没有吃饭了,鞋丢了一只。
 
结果那个老乡出卖了他,下山就向日本人告发杨靖宇在山上,杨靖宇最后壮烈牺牲,那个老乡讲你抗什么日,到处都是日本人,你的同伙都投降了就你一个人抗什么日,还不如投降活条命呢。杨靖宇最后时刻就跟老乡讲了一句话:老乡,我们中国人都投降了,还有中国吗?我经常讲杨靖宇这句话,白山黑水,憾天动地。没有什么高深的理论、雄伟的概念,就这句话,我们中国人都投降了,还有中国吗?
 
杨靖宇牺牲的时候35岁,我们今天看我们35岁就是80后,我经常讲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必定有些人支撑民族的脊梁,必定要扮演这样的角色。有些人你成为民族的肌肉,有的成为赘肉、成为负担,但有些人成为脊梁骨的钙质。所以我看到《转战于白山黑水的抗日勇士》那幅冰天雪地、白山黑水,他们穿着皮大衣,拿着枪支的抗战战士,他们全部都牺牲了。这批人隐没在历史的帷幕后面,但他们的精神,他们的力量至今成为中华民族的钙质,支撑着我们的脊梁,在任何情况下绝不屈服。
 
我们中国人都投降了,还有中国吗?这跟我们伟大的民族复兴是一脉相承的,什么叫民族复兴,绝不仅是腰包里揣满了钱就复兴,跟你的精神素质,你的文化养育和你的价值传承是一脉相承。
 
主持人:我知道这个《转战于白山黑水的抗日勇士》的雕塑,就在国防大学校园里面,所以在您看来,它不是一个简单的一个历史的雕塑,它是中国人精神的雕塑。
 
金一南:我说这个雕像是有生命的,能感觉到他们的呼唤,对我们今天的呼唤,而我们今天国防大学的校园,又是我军高级将领产生之地,我觉得这种感召、这种传承都能够潜移默化的。
 
主持人:金教授我离您很近,我能看到您的眼眶里面热泪盈眶为什么?我相信这样的故事您作为国防大学的教授给大家讲了千百遍了,但为什么每一次再讲起来的时候,您都会这样?
 
金一南:可以说是触动我们内心中最底层、最珍贵的部分,这就是做一个中国人,你的根本。马克思讲的话,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很多人讲全球化的过程,讲成为世界大家庭一员,但是做这个之前首先做好一个中国人,这是我们走向世界的基础,而且那是最被人看重的。
 
围捕杨靖宇的岸谷隆一郎他是警备厅的厅长,最后在岸谷隆一郎的命令下开枪把杨靖宇给打死了,岸谷隆一郎最后把杨靖宇的遗体拉回来解剖,遗体里面全都是草根、树皮、棉絮好几天没有吃饭,吃的都这东西,岸谷隆一郎当时震动非常大,他说这是中国的英雄,对对手震动非常大。
 
后来1945年抗战胜利后岸谷隆一郎就用传说是抛开杨靖宇肚子的那把刀,当然这是传说没有得到最后的证实,岸谷隆一郎刨腹自尽。英雄他不仅是一个民族的号召,他是一个民族的图腾,同时他使其他民族对你感到敬畏。一个民族站起来还是倒下去,他都有代表人物。按照鲁迅的话讲,敢于单身鏖战的武人,敢于扶哭叛徒的吊客,这批人就是民族的脊梁,所以这对我们影响非常大。
 
主持人:当您在创作《苦难辉煌》的时候,除了您希望大家看到真实的历史以外,您还希望中国的读者看到什么?
 
金一南:我希望我们读者看到世界是人创造的,人民创造了历史,比如在中国共产党带领下创造了历史,你看这个国家这个民族本来是毫无希望的,但是就有这么一伙人,这伙人成立一个组织叫中国共产党,就这伙人他们内心的火焰,毛泽东那八个字,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你看人的主观能动性,一个人你被命运压垮,屈服是一种状态,绝不屈服、绝不被压垮,永远抗争追寻自己内心的光明,也是一种人生状态。
 
当年中国共产党成立能想到万水千山、雪山草地吗?想不到的,但他们跨越了,他们最后百万雄狮过大江。有多少人看好中国共产党?这个组织从成立那天起,工农红军从成立那天起就无人看好,但他最后胜利了。这种可以说叫精神的扩张和意念的力量,你看今天这个长征路,重走长征路的绝不仅是中国人,北欧、瑞典、德国、丹麦,他们好多人在走,现在长征在申遗,已经成为一个人类内心满怀的信仰,克服了围追堵截、克服万水千山,去追求他们内心的那个想法,内心的信念,追求他们内心那个梦境,他们最后终于实现。
 
这本笔记对我来说意义非常大,这本是写《苦难辉煌》的时候做的笔记,当年没有计算机,你看这个后面按照编年史做的,1920年发生过什么事情,1921年什么事情,一点点做笔记,写《苦难辉煌》做了四个时间轴,共产国际、中国共产党、日本昭和军阀集团、中国国民党四个时间轴,做的这些资料加起来将近300万字,《苦难辉煌》本身50多万字,我用了最笨的办法,做了300多万字的笔记写了这本书,从1994年开始写到2009年正式出版用了十四五年的时间,用了十二三年的时间写完,审稿审了三年,整个出版用了十四五年时间。
 
主持人:我觉得这个方法不笨,因为这个方法是对生命对历史最负责的方式,那金教授接下来第二件您要向大家推荐的分享的您心中的最爱的艺术品是什么?
 
《青春之歌》
 
金一南:第二件就是当年我们小时候看的很多的杨沫的《青春之歌》。《青春之歌》我们当年看的这种奋斗精神,她的反叛精神,背叛自己的家庭,走上革命道路,因为她这个跟我母亲非常相像,她所写的就是我母亲那代人的缩影,我看《青春之歌》是两个,一个是看到了林道静像他们这些奋斗的精神,而且跨越苦难精神给我们很深的印象,我就从林道静他们这些人身上看见我母亲那代人怎么走过来的。就在抗日的感召之下离开了安静的书桌,走向了抗战第一线,用他们的青春整个的完成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洪流中的一部分,贡献了他们全部的青春。
 
《松花江上》这个歌我们年轻的时候听了就非常感动,我们非常爱唱,曲调优美,而且这种感情深厚,而且感情悲壮,这个歌是打动我很长时间,后来尤其是我看到我母亲的《飘落的日历》这本书,我觉得又给我另外层面的设想,我母亲他们当年就是在学校唱的这个歌,从开封到延安去的,因为当时抗日战争已经发生了,北方大部分土地沦陷,很多学校都在南迁,他们当时抗日民族先锋队组建了,很多进步学生参加了“民先”抗日民族先锋队,我二姨就是“民先”的重要成员,然后我二姨又拉着我母亲参加民先抗日民族先锋队,当时我母亲才16岁,她们唱着《松花江上》,然后《五月的鲜花》,她们就凭这种感召离开了家,开封雨中直奔延安。
 
我母亲她是个典型的叛逆者,我母亲的父亲是河南鄢陵著名的豪绅,还是北洋政府的国会议员,她就完全是一个豪绅的女儿,她为什么往延安跑,她说就是这个歌,一定要抗日,绝不做亡国奴。她跑了以后我姥姥追,派人追,一直追到南阳,她们当时就藏在南阳一个亲戚家里,我母亲二姨躲在阁楼里流泪,坚决不回家到延安去。
 
到了延安参加了抗战队伍,她们唱《黄河大合唱》感觉完全不一样,唱的泪流满面,到了抗日军政大学,他分在“抗大”一分校五大队,16岁唱抗日军政大学校歌《黄河之滨》,集合了一群中华民族优秀的子孙,她说唱这个歌她感到这个豪壮,使她整个人就觉得我就成为这个队伍的,我就是中华民族最优秀的子孙,我们将来一定要夺取胜利。她当年唱的抗日军政大学校歌,今天就是我们国防大学校歌。
 
主持人:妈妈今年已经是97岁的高龄了,其实前不久我们到家里拜访了妈妈,我们一起看一下。
 
主持人:什么是青春?
 
金母:我觉得青春应该很纯洁,就是向上追求进步。我16岁参加革命,那个时候我就是追求进步,别的什么想法都没有。
 
主持人:您这一生您最有成就感的一件事是什么事情?
 
金母:我自己感觉我就是“抗大”这一段,你看我们夜行军一百一十里路,累的躺着不想说话,但是心里很高兴,觉得自己是勇士。
 
主持人:给大家说说您家儿子吧。
 
金母:金教授干一行爱一行,那真是不简单,到现在写了二十六本书,一本不少地在我这放着。
 
我说现在年轻人很缺少这种对信仰对过去战争多残酷,缺少这方面的教育,我爱我的祖国,我的祖国是我的命。穿上军装感觉自己恢复到了年轻时代,看见儿子穿着军装别着将军军衔,心里很激动,也很难过,觉得老伴受了一辈子苦,没有看见儿女这一天,要是他知道他的儿子当了将军,知道金一南现在这么争气,他会高兴的在墓地里头哭起来。
 
金一南:那代人不可复制的,我父亲是江西一贫如洗的贫农,我母亲是河南家缠万贯豪绅地主家庭,他们两个人就因为抗日,就因为《松花江上》《黄土之滨》他俩走到一起了,一个从河南一从江西,我父亲万里长征,我母亲是跋山涉水,他们走到了延安相遇相聚。我经常讲如果没有中华民族复兴的这个历史进程他们不可能走到一起,我觉得他们这代人不可复制,是因为中华民族空前的民族觉醒。
 
主持人:那天采访奶奶我收获特别大,晚上写日记的时候,我说我终于找到了对于青春我最喜欢的定义,就是奶奶所说的什么是青春,是纯洁、是向上、是追求进步,那请教金教授您您理解的青春是什么?
 
金一南:我理解的青春就是奋斗。
 
主持人:最后在跟奶奶交流的时候,奶奶很俏皮的也很骄傲的说了一句话,国防大学的前身就是“抗大”,所以我现在和南南算是校友,您能给大家分享一下您家的家风和传承。
 
金一南:我们家这个传承,我觉得简单的话就是我们都没有忘本,我们知道自己的分量,我们知道自己的不足。所以说你今天再吹我,我也不会迷糊,我觉得我们就能做到孟子所说的三句话,贫贱不移,威武不屈,富贵不淫。我们再穷困也不丢掉自己的志向,我们再富裕也不忘掉自己的本源。
 
我父亲母亲家庭观念非常强,他们非常希望子女紧紧的围绕在自己身边,但是也绝不把子女困在这,让子女去闯荡去,我1972年当兵我母亲把我送到了新兵营,我母亲把我交给王连长后一个头都没回,一般的母亲总是恋恋不舍,我母亲是子女必须让他们展翅,她当年就展翅了,这种决绝的精神我们今天也需要这样的精神。真正的事业需要这样,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事业,我们需要大家也需要小家也需要一些人义无反顾的为了大家不顾小家,这是一个很矛盾的事情,这种矛盾在我们家就充分的展现了,你看既有很亲和的一面,又有很决绝的这一面。
 
主持人:我突然好像看到了,多年前的那个瓶管厂那个小伙。
 
金一南:所以你刚刚讲的我是很好的导演,我倒觉得可能也是夸赞,但是他们看完《苦难辉煌》以后,说你这书极富镜头感,因为我在写的时候呈现大量镜头,我写给我印象最深的那些东西,所以大家说你的笔下有画面感。
 
刚讲的我在石景山打铁的时候就在那个大烧锅的底下,外面下着滂沱大雨,我们三个人小童天津少管所出来的,小冯奶奶是法国人,我是可以教育好的子女,我们三个人都是当时被社会淘汰的,我们三个人在大锅底下,外面下着漂泊大雨,我们三个人唱《毛主席的战士最听党的话》,当时那种胸怀,那种感觉,但我不知道小冯到哪里去了,小童到哪里去了?我觉得如果有幸小冯小童能看见这期节目,他们肯定会双泪长流,如果我要是能见到他们的话,我说小冯,小童,我们自1972年分手半个世纪没有见面了,非常期待能见面,我们虽然分别了半个世纪,但我们半个世纪来心心相通,我从来没有一天忘记过你们。
 
我当年在瓶底管烧瓶子的时候,我绝对想不到我将来要写本书叫《苦难辉煌》或我有天成为了将军,我绝对想不到,当时我烧瓶子烧得非常好,被工厂派到建国门纺织机械厂去学车工的时候,在车工的沙轮房,氧化铝一待就40分钟,我们今天说进了氧化铝的那个砂轮房,你都难以想象,他砂轮的金属高速切削,你磨车刀、磨钻头时候金属末和氧化铝砂轮末,整个砂轮车间烟雾弥漫,你从里出来头发身上都是白的。
 
当我当士兵的时候,我们维护飞机的时候,我也没想到我有天写《苦难辉煌》或者要当将军,从来没想到,但是就是一条,用尽全力干好自己的本职,然后我后来到了国防大学图书馆,我心无旁骛,当时图书馆要转文职,很多人说你为什么到图书馆,我说我没有上过学我就想看书,我到图书馆去看书去,高尔基的话:我扑在书上,像扑在面包上一样,一个心思扑上去。你看这个人没有远大抱负,我也没用好高骛远,我既然干了,我就要干好我眼前的一切。
 
当时在图书馆大家都觉得工作很没意思,就看我一人每天干的热火朝天,后来北大毕业的战友就讲金一南热爱生活,给我印象特别深,我说一个人真正热爱生活,从干好工作开始,一个人热爱祖国,也是从做好工作开始,我热爱生活,我从来没有嫌弃过社会分给我的任何的工作。
 
主持人:所以您现在还记得我刚才提到了您那个剧本,我要告诉全国观众真的这本书里面其实那个剧本是写的他自己的青春,《那时春天满地泥泞》最后那个画面里面三个小伙在大雨中唱的那首歌还记得吗?《毛主席的战士最听党的话》。
 
《论持久战》
 
主持人:那接下来,请金教授为我们的观众,推荐您今天带来的,您最爱的第三件作品。
 
金一南:第三件作品呢,就是毛泽东写的《论持久战》。
 
我们的战争,是神圣的、正义的、是进步的、求和平的。不但求一国的和平,而且求世界的和平。不但求一时的和平,而且求永久的和平。动员了全国的老百姓,就造成了陷敌于灭顶之灾的汪洋大海,造成了弥补武器等等缺陷的补救条件,造成了克服一切战争困难的前提,武器是战争的重要因素,但不是决定的因素,决定的因素是人不是物,哈哈哈哈,战争的目的不是别的,就是保存自己,消灭敌人。统一战线必须坚持下去,只有坚持统一战线,才能坚持战争,只有坚持统一战线和坚持战争,才能有最后胜利。
 
为什么这本书呢?因为它对我们中华民族复兴,我觉得有长久的指导意义。
 
毛泽东这篇文章大约写于1938年的五月份,就是抗战已经进行了十个月了。北平丢了、天津丢了、太原丢了,上海丢了,当时的首都南京丢了,大城市沦陷我们打得过日本人吗?我们还能顶上去吗?还能顶多长时间?当时是整个中华民族在这个过程中非常大的疑问。在这种情况下,毛泽东写了《论持久战》。你要看他写的这个大背景,极其珍贵。
 
《论持久战》中,有这样一句话,战争的伟力之最深厚的根源,存在于民众之中。我觉得毛泽东在论持久战中的这句话,它对中国历来的变革者的一种颠覆。近代以来中国不乏变革者,他们的特点都把变革作为精英的任务,精英层的活动,没有加入民众,没有把民众视为力量。毛泽东讲人民群众是真正的英雄,《论持久战》中不但讲了战争是能持久的,我们是能胜利的,而且指出了中国至弱的弱点。所以说《论持久战》中提出中国民众组织起来、宣传起来、武装起来、民众一起来,毛泽东里面写的就是,那就能够构成了,陷敌于汪洋大海的,这样一种人民战争的环节,然后出现了弥补武器装备等等不足的缺陷,弥补这个缺陷不足的基本条件和能够积聚战胜敌人的前提,全部力量在什么?来自民众,来自民众中。
 
主持人:没错,其实他在回答斯诺问题的时候,抗战胜利的三个因素的第一个因素,他就,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建立是抗战胜利的最关键的因素。
 
金一南:而且为什么我就对毛泽东的《论持久战》的印象特别深呢?有句话,所有历史都是当代史,我们之所以对这个书印象深,因为它对当代的指导意义,我觉得今天我们重温《论持久战》,绝不单单是追溯过去的光荣和今天的指导,就那句话,战争的伟力之最深厚的根源,存在于民众之中,那我们今年这些80后、90后、00后那批年轻人,研究芯片的、搞北斗三号系统的、研究大船、研究航母的,我经常讲我们航母总师,我们总建造师,航母总师,1980年生的,你看我们这批年轻人,这不是中华民族在今天的,就是动员的广大民众,就陷敌于灭顶之灾的汪洋大海吗。我们中国14亿人,勤奋、刻苦、耐劳、钻研这种精神,这是毛泽东论持久战在今天具有的重大意义。
 
主持人:所以您今天给大家推荐这样一部著名的军事哲学《论持久战》,肯定不仅仅是只是让大家重温历史。而是希望大家面对现实,因为这是我们民族的精神。
 
金一南:对,还有一句话,就是我在苦难辉煌前言中写的一句话,历史学家讲的,他说,唯有历史才能使我们面对生活而不感到胆战心惊。我说我们今天有多少人面对生活感到胆战心惊,你看这个新冠疫情全球蔓延,很多人面对2020年的生活感到胆战心惊。你看看前人他们怎么走过来的?他们怎么一步步走过来?他们克服了多少困难,他们战胜了多少艰险,他们靠的是什么?那我们今天还有什么可怕的?我们今天有比他们好得多的条件,不管还是物质的还是精神的,我们一定能像他们那样,而且我们一定不能做他们的不孝之子孙,这是我们应该具有的信心。
 
主持人:您觉得我们这个时代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底蕴?
 
金一南:我觉得我们这个时代,从1840年到今年以来,我觉得我们这底蕴啊,就像北京的人民英雄纪念碑上面那三句话,那三句话是毛泽东写的草稿,先是打底的,周恩来撰写的,就是中华民族1840年以来给我们打的底色,我觉得这就像我们今天讲的,国歌中唱的那样,中华民族起来就这意思。
 
《义勇军进行曲》
 
主持人:您谈到了国歌,其实也是您今天向大家推荐的,您带来的第四件作品。
 
金一南:对,《义勇军进行曲》。
 
主持人:您给大家推荐的这件作品,我相信金教授您一定有很深的考虑
 
金一南:因为它首先是我们的国歌,另外呢,它是每一个中国人发自内心的这个声音,这个歌的歌词田汉,作曲者聂耳。聂耳22岁去世了,他22岁去世以前,他所为这歌做的曲子《义勇军进行曲》。而田汉最初写这个词的时候被抓到监狱里,词是在烟壳子上写的,我觉得聂耳当年去世的时候,他完全想不到这个歌唤醒了一个民族。
 
你看法国大革命的马赛曲唤醒了多少人,你看看国际歌唤醒了多少人,但是国歌《义勇军进行曲》是中华民族的,我们被日本侵略,从九一八事变之后,东北义勇军组织起来以后,当时的《义勇军进行曲》就是每一个人被迫发出最后的吼声,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极大的警示,就是让你永远不要忘记,中华民族曾经的苦难、曾经的低谷、曾经在灭亡的边缘。在今天我觉得在平常,你要唱国歌的话很多人就觉得是一种对历史的追溯,好像对今天没有太大的联系的感觉。
 
我们谁料到2020年这种局势了,一场大的疾病使各个国家的面目、人的面目全部展现,美国的甩锅,一些欧洲国家对中国的污蔑,周边国家中国在抗疫中做得最好,因为中国的标杆立得太高了,他们做不到所以对中国污蔑量非常大。这种局面我说你再重温一下国歌《义勇军进行曲》。
 
我们今天不说到了民族最危险的时候,我们也需要起来,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在此刻我们还有大约将近3000名中国军人在全世界执行联合国的维和任务,而且我们是联合国所有成员国中唯一一个8000联合国武装维和部队,在中国组建随时听任联合国安理会的调遣,在全世界各地执行武装维和的任务,这是中国今天的国际义务,所以在今天我们重温《义勇军进行曲》,我们重新唱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
 
今天的中国跟过去中国大不一样了,我们的国家利益拓展,我们的安全范围扩大,但是我们同样面临着任务,就是我们必须完成中华民族的一体,中华民族必须完成民族的积聚、凝聚,所以在今天唱起国歌来,我觉得这种永恒的曲调,今天具有更加不同寻常的意义。
 
我的小外孙女上的是军队幼儿园,在2015年抗战胜利70周年大阅兵时,第一个项目就是奏国歌,国歌一起我的小外孙女2011年生的刚四岁,马上站起来对着国歌敬礼,我觉得这个教育非常好。我母亲很感动,因为这是她的第四代。所以我觉得我们《义勇军进行曲》,你说它是个艺术作品,是个国歌,它又是我们的精神底蕴,我们的底色,这个底色,如果从小学,从幼儿园就给他们铺,那你说这个国家、这个民族谁能征服,这就是民族最强大的基因。
 
主持人:今天您给我们带来了您最爱的四件作品,从您身边的英雄雕塑,到有母亲影子的《青春之歌》,到今天都会影响世界的军事哲学《论持久战》,到最后我们中国人再熟悉不过的国歌。您是一名大学教授,您是一名将军,如果这是一堂课,我相信这四个章节您是精心安排的,那么在这节课要结束的时候,最后您会对所有的听众学员怎么来做这节课的总结呢?
 
金一南:简单总结就一个爱字,爱国家、爱土地、爱家庭、爱人民,如果说我们心中没有这样的爱,我们不可能有这样的奋斗,不可能有《义勇军进行曲》,不可能有论持久战,也不可能有抗联雕塑。全部都出自爱,这个大爱、爱国家、爱民族、爱土地、爱人民,所以我觉得这是我们每一个人能够在中国大地上生根的,我们最强烈的营养源就来自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