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学术理论 > 东方讲坛 > 东方讲坛

2020社会文化类观点


2021.2.8   编辑:DWL

互联网时代,热词像一面镜子,反映了一定时期社会普遍关注的问题和现象,并在一定程度上折射出人们的精神状态。“内卷化”“国风”“新基建”“新型就业”等热词,记录了社会的新发展,串联起2020年人们共同经历的点点滴滴。

2020年,面对这些新情况新变化,文化和社会方面有哪些值得关注的热点话题和观点?一起来看。 

文化类

 贺雪峰 :注意社科研究“内卷化”倾向

当前中国的社会科学研究,需要注意一种倾向,即脱离中国人民的丰富生活和中国历史的伟大实践,变成一小部分学者的书斋式学问。尤其让人担忧的是,当前一些社会科学专业的博士培养和青年学者的成长似乎越来越走上了这条低水平“内卷化”道路。中国社会科学研究只有呼啸走向田野,从中国实践中来,到中国实践中去,真正与中国经验和实践结合起来,才有前途和希望。

——武汉大学社会学院院长,武汉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教授、博导(《环球时报》,2020年8月26日)

 解学芳 :区块链将重塑互联网时代的文化流通环节

区块链将重塑互联网时代的文化流通环节,将数字文化内容生产者与消费者的直接联动推向核心位置,而连接两者的内容平台(音乐平台、视频平台、网络文学平台、音频平台等),其角色和定位将受到挑战和重塑。数字文化产业运营过程对数字化程度要求高、对创意内容依附度高,这与区块链的自组织性高度契合。区块链的各个节点是平等的,其去中心化、不可篡改、参与共识机制等优势,对于建构互联互通的智能化文化流通与交易体系,以低成本实现高效资源配置与开放的数字文化要素流动至关重要。

——同济大学人文学院艺术与文化产业系教授、博导(《人民论坛》,2020年1月下)

 欧阳军喜 :近代以来中国所面临的问题本质上就是“古今中外”的问题

近代以来中国所面临的问题本质上就是“古今中外”的问题,或者说是“中西新旧”的问题。所谓“古今”问题,就是新与旧,传统与现代的关系问题 ;所谓“中外”问题,就是中国与外国,中国文化与外来文化的关系问题。五四新文化运动的历史告诉我们:任何一种文化,如果不与“外来”文化交流,封闭自守,其生命力终将枯竭。同样,任何一种“外来”文化,如果不与本民族的特点相结合,也难于立足,终将归于消歇,这是中外文化交流史早已昭示了的,任何人也不能违背它。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只有不忘“本来”,吸收“外来”,才有“未来”。

——清华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高校德育研究中心教授(《人民论坛·学术前沿》,2020年6月上)

 项久雨 :“国风”文化正在成为新时代中国青年争相追逐的文化潮流

“国风”文化延续着中华民族的精神血脉,既需要薪火相传、代代守护,也需要与时俱进、推陈出新。近些年来,中国诗词大会、中国汉字听写大会等综艺节目得到青年群体的广泛关注,而民乐、舞蹈、汉服等兴趣圈层也通过网络媒体平台吸引了越来越多的青年,“国风”文化正在成为新时代中国青年争相追逐的文化潮流。

——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长江大学特聘教授(《人民论坛》,2020年6月中)

 潘泽泉 :网络陌生人社交行为是一种私人化、个体化社会的全新的文化消费革命

网络陌生人社交行为是一种私人化、个体化社会的全新的文化消费革命。个体化与消费社会具有亲和性,个体化、私人化、“陌生人的技艺”是消费社会的特征,体现了社会群体向个体化转型。使用陌生人社交软件是走向“个体化”的生存之道,是个体获得短暂快乐的场所,是品味永恒、消除恐惧的栖居之地,是现代社会的一种“视若陌生人的技艺”。彻底的个体化承载的是个人自由与个体解放,强调独立重写自己的生活叙事、实现自我身份重建的个体化过程。

——中南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博导(《人民论坛》,2020年10月下)

社会类

 龙瀛 :建设“韧性城市”,提升应对风险挑战能力

泛智慧城市技术能够提高城市应对自然、社会和健康扰动下的韧性。韧性城市下,不同的城市子系统、不同的研究视角必然导向不同的关注点和侧重点,不过就未来城市空间的创造而言,大数据、人工智能、移动互联网和云计算、传感网与物联网、机器人与自动化系统、智能建造等泛智慧城市技术应得到更加广泛的应用和关注,让我们的城市更有韧性,也让我们在风险和挑战应对中更有信心。

——中国城市规划学会城市新技术应用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清华大学建筑学院研究员、博导(《光明日报》,2020年11月6日)

 丁元竹:把宏观的“新基建”和微观的“新基建”有机结合,提高人民群众的生活质量

一方面要进行宏观的“新基建”,另一个方面要进行微观的“新基建”,把宏观的“新基建”和微观的“新基建”有机结合起来,满足人民群众的舒适感、便利感,不断提高人民群众的生活质量。老旧社区/小区的改造不仅仅是一个房屋建设,还是社区群众迫切需要的、日常生活中便利性需要的微基建。同时,在社区改造的过程中,要让社区居民参与、讨论,使他们融入到旧城区、老旧小区的改造中,使他们把自己与社区的建设融为一体,把小区的经济建设和社会建设有机结合起来,提升社会建设的水平。

——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社会和生态文明教研部教授、博导(新华网,2020年11月19日)
 陆铭 :平衡发展是在集聚中走向平衡

什么叫平衡?是不是每个地方都发展成一样才叫平衡?肯定不是。平衡发展不能搞“一刀切”。真正的平衡发展,一定是“在集聚中走向平衡”,人口和资源要往优势地区集聚,不同地区不要追求总量一样,而是追求人均一样。比如两个城市,其中一个占 GDP 总量 80%,另外一个占 GDP 总量 20%,好像不平衡,但两个地方人口密度不同,可能人均 GDP 一样。这种状态其实正是发达国家走过的比较普遍的道路,我把它称之“在集聚中走向平衡。”

——上海交通大学特聘教授,中国发展研究院执行院长,中国城市治理研究院研究员(新华网,2020年11月20日)

 马亮 :新就业形态代表着未来就业的主导趋势

围绕移动互联网、共享经济、直播电商等新兴业态涌现出大量新型就业形式,使数以亿计的人找到工作并获得收入,为稳就业、保就业和高质量发展作出了贡献。新就业形态的不断涌现,大大缓解了社会就业压力,也代表着未来就业的主导趋势。但是,当越来越多的人参与新型就业时,如何保障其健康规范发展,就成为值得关注的重要课题。新型就业受惠于平台经济,但也受制于平台企业。新兴业态的劳动关系处于法律真空和监管缺位的模糊地带,亟待加大支持力度并予以规范引导。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光明网,2020年11月4日)

 疫情后推进国家治理现代化值得关注的十个课题

疫情后推进国家治理现代化,哪些课题更值得关注?对此,《国家治理》周刊调查发现,“在常态化疫情防控中推动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补齐基层治理短板弱项,实现治理力量向基层下沉”“更好发挥新技术作用,实现治理数字化、智能化”“加快构建‘平战结合”的综合治理体系”“新的内外环境中更好防范与化解非传统安全风险”“进一步完善生态治理体系,‘美丽中国’与‘健康中国’协同推进”“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始终立于主动”“推进跨区域跨部门协同治理”“更好发挥多元主体在社会治理中的作用”“加强疫情后重大民生问题的研究与应对”等议题最为公众所关注。这是当前各领域专家学者、社会公众所关注的焦点,也是疫情后更好推进国家治理现代化的重点和难点。

—— 《国家治理》